三生三世四角山
2019-04-09 13:20:45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三生三世四角山
作者/张婧

       阳春三月,四角山已是满山杏花。“行行觅路缘松峤,步步寻花到杏坛”,几个朋友相约赏花,在燕山早春之晨,杏花粉红浅笑,静静开放,惊为天人。
       四角山,既是我县北部燕山余脉的一座山名,也是郭家屯镇的一个自然村名,距玉田县城东北约10公里。到了秋天,如果天气晴好,站在城中心自家的阳台上,就能望见四角山的红苹果!
       说来赏花,也为觅史。这里除了一棵古槐500年葱茏茂盛,还有一口古井静静端坐,与古槐相守相看两不厌倦,为这个小小山村增加了神秘而传奇的色彩。如果你浏览一下四角山村的村史,你还会发现第三个神秘信息:这个人口不足千人的小村,竟有壮族17人,蒙古族2人。
       莫非是迁徙?或者战争?
       跟四角山村党支部书记程继良的对话正是从这19个少数民族开始的。他支吾着告诉我,这可能是娶亲娶来的少数民族。我一惊,想起了大多北方贫困农村都发生过“到柳州领媳妇”的往事。怪不得程书记说四角山的发展史就是与干旱和贫穷斗争的历史呢!可是如今的四角山,家家户户有了汽车、通了wifi、用上了自来水,春花秋果,花果飘香,成了玉田县城名副其实的后花园,被评为河北省美丽乡村、唐山市文明乡村,玉田县首批乡村振兴重点村。看着村里干净整洁的街道、四通八达的公路、漫山遍野的果园,我的眼前不禁浮现出清晰的四角山的前世今生。
四角山村原名“张庄子”,明代中期张氏带族人迁徙于此,并于清代初期建庄,繁衍生息成为一个村落。后因村落四周环山而更名为“四角山村” ,迄今已有500多年村史。500岁古槐见证,四角山人民是智慧的,从未因缺水而想要放弃,千方百计寻找水源,挖山百尺挖出甜水;四角山人民更是坚韧的,也从未因贫困而停止奋斗,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说,“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!”
       与古槐共同见证四角山沧桑历史的则是那口古井。
       一位与共和国同龄的70岁的老人告诉我,古槐树下的古井是村里的第二口井。第一口井在村东,井水的甜美清澈已成为他儿时最深的记忆。他说,他祖辈和父辈几乎完全靠天吃饭,村里没有水井,吃水要到外村用水车去拉,人畜吃水都困难,哪有水可以去浇地种田?“有自己的井、喝自己的水”成为四角山村最大的梦想。这个梦到清咸丰年间终于实现了!先民们在村东挖掘了一口深50米的水井,这口井用石头砌成,一石一土都凝聚着四角山人民的智慧和血汗,成为四角山人民告别“嗟来之水”岁月的重要里程碑。
       100年后的1964年,为了改善山区的生产与生活,玉田县委县政府拟为四角山再打一口井,选址在古槐树南侧。没想到这里地质结构复杂,挖掘两年不仅没见到水,还遇到了严重的塌方,当时的村党支部书记程广全到井下查看险情,再一次塌方将他的半个身子埋在了石头下。严峻的形势挑战着四角山人民的意志,但是全村人与干旱作斗争的初心不改,两年后又重新开工,经历四年终于挖出一口深60米、直径1.5米的大石井。自此,四角山有了骄傲人心的两口井,解决了人畜用水问题。55年过去了,她退休了,用石块水泥尘封起来,静坐在古槐树旁,曾经惊心动魄的前尘往事似乎都已成为云烟。
       两口井只能满足人畜用水,搞生产、搞建设的水还是奇缺。于是便有了第三口井。准确的说,这不是一口井,而是一个浩大的饮水工程。1972年百年不遇的干旱几乎让四角山颗粒无收,党和政府看在眼里疼在心上,在1973年拨款3万元用于饮水工程建设(当年全县抗旱用资产总额为5万元),修建了高21米的大水塔、5个深10米的蓄水池、还有长1000米的输水管道和所有配套工程,村里投入劳力1万多人次。“饮水进村” 彻底改变四角山的命运,这水,润湿了每一双四角山乡亲的眼,更浸润了每一颗四角山人民的心。
       如果说与干旱斗争是四角山村的前世,创业与奋斗则是四角山村的今生。在前世里,四角山人民做着“吃饭喝水”的梦;在今生中,家家户户则做着“发家致富”的梦。
       事实上,无论在怎样艰苦的岁月中,四角山人民从未停止奋斗的脚步。解放以后,全村人以农业生产为主,风调雨顺才能基本维持温饱。为了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,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,党支部便带领乡亲先后开起了采石厂,建起了林业队,组建了运输队。特别是林业队,为促进四角山农业经济转型、变粮食种植为果树种植,做出了突出贡献。1965年,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,30多名青壮年劳力组成了林业队,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创业。一镐一镐刨山,一桶一桶提水,一干就是4年,将400多亩山地全部栽上了果树。村党支部一边带领村民栽种果树,一边继续找水打井,五眼深井分布不同区域,所有果园全部接通了输水管道。当我无知的问起输水管道总长是多少的时候,程书记笑了。这一笑,既有“似当时、将军部曲,迤逦度沙漠”的感怀,又有“不觉行路难”的洒脱。
       我在山路上来回走着,任四角山的奋斗史来来回回冲击着我的灵魂。当100多万斤果子运出大山,当春日漫山深红浅绿,你不得不由衷的感叹,那些不甘贫困、不甘落后的四角山人,曾受过的苦、流过的泪、洒过的汗。
       程书记自豪的告诉,现在全村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超过了1.2万,为了增加收入果农自发成立了两个农业合作社,形成了种植、加工、销售一条龙体系,减少了成本,增加了收入。他说:“我们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开发山乡特色旅游。现在由易而难做起,先做果子采摘,再做农家院。”旅游对于土生土长的山里人来说,既是时髦的词,又是生僻词,程书记倍感压力。可是了解到从中央到地方关于全域旅游、乡村振兴的规划,压力又在迅速转化为动力。
是啊!没有哪个四角山村的领路人在困难面前屈服过,不论是当年带着年轻人挖井的老书记程广全,还是带着村民栽树的老书记吴连顺,还是被评为“河北省千名好支书”的程继良。“当年我们的老书记怎样将贫瘠的山乡变成果乡,我们一班人就可以怎样将她建成人人向往的美丽天堂”。
       这么说,关于未来,四角山人又有了新的梦想,那就是乡村振兴的梦、幸福安康的梦,美好生活的梦!
我又回到古槐树旁,树枝上一条条大红的祈福带随风飘动,甚是美好。这里绿茵与古井相映,已经是四角山村民休憩娱乐、游人观赏的文化广场,一个有奋斗历史、淳朴民风、纯净空气的小景区正在建成。我正在欣赏祈福带的时候,跑过来几个孩子,热情的说:“阿姨,这个写错了!这个500年应该是700年。”看出我的疑问,另一个孩子也说:“是的,我爷爷的爷爷告诉他的,我爷爷也是这么告诉我的。”
       500年与700年之争或许只是童叟之言,可是我却彷佛看到,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,一辈又一辈四角山人,都有着一颗铭记历史、敢于拼搏、寄予梦想的心。

二O一九年四月四日

作者简介:
张婧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主要作品有诗集《如雨年华》(合著),文艺理论著作《中等职业学校文化建设实践与研究》。另有诗歌散文作品散见《诗选刊》《大河诗歌》《散文百家》《中国教育报》《长江诗歌》《国家诗歌地理》等报刊杂志,《祖先和我一起歌唱》获全国首届女子诗歌大赛优秀奖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大安镇投入200余万元助力建设美丽乡村
下一篇:玉田县首家“农业保姆”公司成立

分享到: 收藏